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段海森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军人出身,耿直刚正。部队工作20年,回地方工作也快20年了。喜欢写真实的事、真实的感受和真实的社会生活。博客中几乎都是原创,不少文章已经在报刊和重要网站刊登。有需要再刊登的请联系本人邮箱:duanhaisheng67@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行 贿  

2009-12-27 21:24:26|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行   贿

                                                                                                                    

       行贿是一件苦不堪言、难以启齿,见不得人的事,可让我遇上了。因为我亲身经历了,这才真正体味到了其中的酸痛和有多丢人,也才有了这篇小文。人到中年,遇到了这么麻烦的事,确实无奈,如果有那位高人能给我支件高招,我决不会走这条劳命伤财,又犯罪的路。
      我是一名卫国戎边二十年的转业军人,只因戎边时间太长,十几岁离家,近四十岁解甲。戎边地离家乡太远,少说也有三千多公里。加之父母年老,妻子多病,儿子需要父亲的教育,要不还能为党国在边疆贡献几年。
       事于愿违,二十年的离家之苦,本打算用团聚来抚慰;尽了二十年的忠,也应尽尽孝;夫妻分居十多年,本想尽尽丈夫之责;父子形同陌路,本打算尽尽做父亲的义务。转业分配到了家门口,又被接收单位再分配到了本单位最偏远,距离家有上百里的偏辟县城。我糊涂了,党中央、国务院有明文规定,部队转业干部的安置,不能人为的制造两地分居。可我与家人被人为地分居了,究竟这是为什么?我向领导怎么解释,怎么诉苦,怎么求情,也未能改变被分配偏远县城的命运。虽然不久主持分配我的领导因贪污受贿,侵吞国家财产等罪行被法院牵走了,而我仍在百里之外的县城工作着,其中的痛苦和艰难,难以用语言表达。回家要坐三个多小时的车才能到家,受这种长途颠簸之苦不提,四十岁的人晚上仍住在单身宿舍,一到晚上,一个人静静地躺在床上,任年轻人欢天喜地,任吵闹、喧哗肆掠。我可怜的父亲从病重到离开我们,我还在百里以外,怎么也抽不出时间为他老人家尽点孝道。
      一到下班,同事们一个个钻进家里,品尝生活,而我夹着碗筷吃了上顿不知道在那吃下顿。一到节假日,同事们携妻带子,从我值班的门口走过,我知道我青年时以枪为伴,二十年为祖国的国防事业献青春,现在四十年了,青春没有了只有献儿孙,妻子在医院无人照顾,儿子在家无人照管,吃饭都成问题,还说什么!
    为此我无所是从,我焦头烂额,我无计所使,家人和朋友也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他们认为,目前这社会还是礼不到,不送礼等到退休也难以团聚。你以为自己是一名对越还击战中火线入党的英雄,一名受党教育多年,曾经是解放军队伍的领导干部,该送礼还要送礼,该打点还要打点,该求人还要求人,那个朝代都这样,你说还有什么办法呢,你说还有什么路可走呢!我茫然了,我的思想被彻底击跨了,从小受到的教育以下子被颠覆了。但有一点,党对转业干部的政策在我身上确实没有落实,而且变调了。我总归是名受党教育多年的党员,我总归是名党的干部。我忧郁再三,还是事实摆在面前,总归要生活,还是现实一点吧。
       一个隆冬的晚上,我拎着一大包礼品,来到了领导的住处。一路上像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坏事一样不敢抬头,特别担心碰到熟人。自已虽然在不停地安慰自己:咱这么做一不是为了升官发财、二不是干坑人害人的违法勾当,只是为了实现一个人、一个家庭最起码的要求(团聚)。既使被人拒之门外,既使让人骂得满脸滴血,既使被人扭送去法院,我也不在乎了。虽然这样不停地要安慰自己,但心仍跳得砰砰作响,整个身体也似乎不是自己的一样。就这样忐忑不安、鬼鬼祟祟地来到了领导的家门口,我举起要机械的手,轻轻地敲了几下,没有反应,再敲几下,仍没有动静。心想屋里可能没有人,就敢紧逃跑了。离开领导家的门很远,才稍稍松了口气。为了平静加速跳动的心,我就在领导的住宅周围不停地转圈。凌厉的寒风吹在我脸上、身上,可我的心里犹如一团火烧得我全身燥热。一个小时过去了,我下定决心再去一次,可得到的结果和上次一样。我只能在门口转悠,盼望领导能一下子站在我面前,我很快把礼品塞到他手里,转身就走。一旦领导真的站在我面前,我将无所使存。就这样矛盾地思索着,就这样两条腿不停地走着,许多来往的行人投来好奇的目光,约摸十点了,我鼓足勇气,强装着再去敲了一次门,不然领导休息了再去敲门,人家会怪罪的。这一次我轻轻地来到门口,清晰地听见屋里有小孩说话的声音,可门一敲,鸦雀无声,我重复了几次,仍无回 音,我失望了,站在门口傻等了一会儿,不知所措,就不由自主地离开了。              

       在回家的路上,我的心情复杂得难以形容,有失望、也有轻松;有失败、也有庆欣。“念天地之悠悠、独仓然而泪下”的感受油然而生。这下该怎么办呢?我怎样给家人交待,我怎样给我自己交待。虽然这种复杂的心情只是一瞬,可活灵活现地写在了我的脸上,显然让全家人谈懂了。我一踏进家门,母亲、妻子和儿子的目光全投向我,这些目光明显没有冰冷、责怪、瞧不起和不理解,而更多的是宽容、理解、温馨和安慰。我准备给他们讲经过,可妻子接过我手里的礼品,根本像没有这一回事一样,轻轻地说,数九寒冬拿着自己的东西跟做贼一样。何苦呢,领导不要咱自己用。
     这就是我行贿的全部过程,很简单,也很短暂,但却给我的心里留下了很深的痕迹,现在想起来,回味无穷,这种见不得人的事,我难道也做了,而且还大言不惭、没脸没皮地写在纸上,公布于众.

                                                                                      


 

  评论这张
 
阅读(433)| 评论(3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