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段海森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军人出身,耿直刚正。部队工作20年,回地方工作也快20年了。喜欢写真实的事、真实的感受和真实的社会生活。博客中几乎都是原创,不少文章已经在报刊和重要网站刊登。有需要再刊登的请联系本人邮箱:duanhaisheng67@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徒步博斯腾湖  

2010-01-01 20:10:32|  分类: 户外运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徒 步 博 斯 腾 湖

                                                 文/段海森  

       博斯腾湖古称西海,唐谓鱼海清代中期定名为博斯腾湖,位于新疆南部焉耆盆地东南面博湖县境内,维吾尔语意为绿洲称巴格拉什湖,是中国最大的内陆淡水吞吐湖。博斯腾淖尔,蒙古语意为站立,因三道湖心山屹立于湖中而得名。博斯腾湖距博湖县14公里,距焉耆县24公里,湖面海拔1048米,东西长55公里,南北宽25公里,略呈三角形,大湖面积约988平方公里。总面积1228平方公里的博斯腾湖与雪山、湖光、绿洲沙漠、奇禽、异兽同生共荣,互相映衬,组成丰富多彩的风景画卷。大湖水域辽阔,烟波浩淼,天水一色,被誉为沙漠瀚海中的一颗明珠。小湖区,苇翠荷香,曲径邃深,被誉为世外桃源 湖里顺产鱼类,尤其有一种“五道黑”的小鱼,全国独一,因其鱼是食鱼鱼,所以味道特别鲜美、肉质特别劲道                  

   八十年代初的一个夏天,我从军校毕业,到乌鲁木齐空军总部报到后第二天,就乘坐一架安—2型飞机来到了一个叫马兰的地方。这地名听起来美丽,实际上是在漫无边际的戈壁沙滩上建起的一所军营,也就是赫赫有名的中国原子弹实验基地。

   初来乍到,感觉空气干燥,口干不说,还常流鼻血,身体很不适应,但因年轻,又血气方刚,精神振奋、情绪高昂。除了保障飞行和战备值班闲时间就谋算着在周围转悠、转悠,了解一下四周的环境,以满足自己的好奇心。无意中在航图上发现,内陆最大的淡水湖—博斯腾湖,距离我们只有三十多公里。我当时高兴得跳了起来,恨不得一步就跨到她的身边。记得上小学时就从地理书中了解博斯腾湖这个名字。知道她的大略位置在新疆的南疆,没想到现在就在眼前。
   终于等到了星期日,我和一名叫胡东林的宝鸡战友吃过早饭,带了些水和几瓶罐头就急匆匆出发了。去博斯腾湖从我们飞行机场直线行走没有成形的路,只有漫无边际的戈壁沙漠。我们就朝着她所在的大致方位进发。为了防止迷失方向,我们以北边天山的一个山口做为参照物,走一走,回过头看一看,大方向正确,偶尔走点弯路也属正常,就这样我俩不停地行进着,其实走了不少冤枉路
   先是走在戈壁沙滩上,偶尔有星星点点的骆驼草,一簇一簇紧紧地拥抱在一起,唯恐被沙漠吞食。越往前走,动植物种类越多,除骆驼草以外,还有红柳、干枯的芦苇,以及许多叫不上名字的植物干死的芦苇被风沙蚕食后露出了硕大的根系,看上去很凄惨。从这一点就可推断,多少年以前博斯腾湖水曾经蔓延在这里,其湖水面积比现在还要广阔得多。与沙漠戈壁一样颜色的野兔不时从我们身边穿过,好像在欢迎我们的到来;受惊的野鸡笨拙地从我们脚下飞到不远处,四处观望。不知不觉已由戈壁沙滩进入盐碱地。走在盐碱地上面,一踩一个脚印,有时候脚陷得很深,走起来很费劲。
   此时,我们才感觉累,也愈感身体不支,看看正对着头顶的太阳,估摸时间大约在二点左右,戈壁滩上9月的中午,既干燥,气温又高,身上却没有一丝汗水,其实汗水已被蒸发了。走着走着,二条腿像灌了铅一样,只好躺在松软的盐碱地上。望着万里无云的天空,仿佛溶入了大自然之中一样。越躺越不想动,从航图上测量只有三十多公里,怎么走了3个多小时,还看不见博斯腾湖的影子。不会是迷失方向了吧,后来考虑,肯定是走了不少冤枉路,如果把我们行走的路线拉直,何至三十多公里.从植物数量的增多和动物的频繁出现,可以判断距离博斯腾湖不远了。
   终于看到了碧绿碧绿的湖水,漫无边际,清彻透明,沁人心肺。说来奇怪,看到了湖水,全身一下子感觉凉爽、舒坦了可能是心理作用吧,也可能是湖边空气清新、湿润的缘故。真想一头扎进去,畅游了圈,可理智告诉我,决不能下水,博斯腾湖的水是从天山上多年的积雪融化后汇集成的,水温很低,一旦下水很可能抽痉。只有捧一捧湖水,洗一洗满面的灰尘,将脚伸进水中感受感受她的清凉和温柔,观赏观赏其美丽的景色。
   我们所处的位置大概在博斯腾湖的西北角,极目远眺,湖南面三、四十公里宽的湖被一座光秃秃的石山阻挡;湖东一望无际、无边无沿,湖光潋滟、碧波荡漾。湖西,芦苇丛生,一片片青纱帐漂浮在水中,这里也是开都河的汇入所谓的开都河就是《西游记》中的通天河。湖的西南部就是孔雀河的主要发源地之一。湖西这一带水网交错、水产丰富,鱼肥水美、野鸭成群,冬季还能看见天鹅的身影,这里是天然的旅游景点。这一方宝地,养育着一个博湖县的人民。
   我静静地站在那里,虽不见开都河身影,仿佛能听到了其滚滚涛声;虽看不见孔雀河流淌在沙漠中的倩影好像隐约能听到她消失在塔克拉玛干沙漠吱吱的呻吟。这两条命运不同的河流,常年都在不停息地流入、流出。正是开都河的流入,才是博斯腾湖有了本源,才给博斯腾湖注入了新鲜血液,才增添了博斯腾湖无尽的活力,使其在干旱的戈壁沙漠年年岁岁永不干枯、永葆青春。而与开都河命运相反的是,孔雀河命运则恰恰相反从博斯腾湖流出,进入了死亡之海—塔克拉玛干沙漠,由于流经两岸,解放后组建了生产建设兵团,因人为过度的开垦和利用,以及塔克拉玛干沙漠本身常年少雨干旱,河流着流着就干涸了,以致于孔雀河的下游罗布泊早已经成为没有一滴水的干湖泊。我们飞行训练的飞机每每从上面通过,伤心又遗憾地是,只能看到碱性腐蚀过后而形成的一圈圈硕大无比的干枯年轮。历史上强盛、发达美丽的楼兰国在那里销声匿迹七十年代著名科学家彭加木在此无声无息地消失,他的下落至今众说纷纭,成为20世纪世界十大谜之一;九十年代有个探险——上海人余纯顺,徒步探险罗布泊时失踪当直升飞机发现他的尸体时,已死亡5天,原因是由于偏离原定轨迹仅仅15公里,找不到水源,最终干渴而死。死后,人们发现他的头部朝着上海的方向。这些故事给那里笼罩了一重重迷雾。那里一年四季难见绿色,常年风沙滚滚,关键的关键就是缺水。博斯腾湖虽大,但对世界第二大沙漠——塔克拉玛干沙漠,只是杯水车薪。尽管如此,博斯腾湖的水仍常年不断地流入塔克拉玛干沙漠,这就是博斯腾湖的无私和伟大之所在。

      返回时我们俩已经筋疲力尽,只记得还没有到部队驻地时已经天黑抹黑向有点点灯光的方向行走了近两个小时,才到飞机场的铁丝网围栏,在翻越围栏时裤子被铁丝挂破一个大口子,回到军营,部队放映电影已经结束。   

      时间已经过了三十多年,但每每回忆起那次徒步旅游博斯腾湖的情形,仍历历在目、难以忘怀。


  评论这张
 
阅读(415)|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