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段海森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军人出身,耿直刚正。部队工作20年,回地方工作也快20年了。喜欢写真实的事、真实的感受和真实的社会生活。博客中几乎都是原创,不少文章已经在报刊和重要网站刊登。有需要再刊登的请联系本人邮箱:duanhaisheng67@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手 术 中 的 母 亲(刊登在《宝鸡日报》上)  

2013-12-28 10:16:16|  分类: 发表在报刊上的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 段海森                

 

母亲患病住院,需要做手术。我从三千里外的边防线上赶到她的身边。

母亲躺在病床上,那瘦小的身体、那布满皱纹毫无血色的面孔、那让岁月染白了的鬓发,让我真不敢相信这就是养育我成人、送我参军、令我日夜思念的母亲!

母亲是位普通的农村妇女,长年操持家务,她的一生经历坎坷,咀嚼了人生种种苦涩。她的病就是长年劳累所致。

母亲准备做手术,全家人都捏了一把汗,这一刀似乎就划在我们的身上。母亲看出了我的忧虑,安慰起我来,叫我不要担心,人迟早都有走完的时候。我不禁潸然泪下。

母亲年龄大,因而手术难度也大。做手术那天,她被安排为最后一个。上午,我们一直徘徊在手术室门口,等着。快到中午,才听见麻醉师叫母亲的名字。只见她摘下发卡,换上拖鞋,迈着往日走惯的碎步进了手术室。我的心开始蹦蹦乱跳。

医务工作者忙忙碌碌,白大褂进进出出,更增加了我的恐慌感。10分钟、20分钟……我不停地看着表,不时地向出来的医生、护士询问,一点消息也得不到。

一个小时后,突然听到有人喊母亲的名字,我不顾一切地往里冲。还没有跨进门去,就被挡了回来。我老远看到,房间的最里头,一张床上躺着母亲,床的一边竖着氧气瓶。我嚷着:“怎么回事?”拦我的人说:“病人麻醉太深,手术后叫不醒。”“手术可好?”我接着问。“手术成功,老人可能不喝酒,对麻醉太敏感,一会儿就好了。”我稍稍松了口气。

手术结束近十个小时,母亲还没有完全清醒;又过了许久,母亲开始呻吟了,可能是麻醉状态消失了,母亲一脸疼痛难忍的表情。看着她我心如刀绞,却无法分担她的痛苦。稍好一点之后,她便强打起精神,开始和病友聊天,时不时地还露出一点笑容,这时,我的心才稍稍平静下来。

母亲的身体逐渐恢复,我也到了归队的日期,十五天的假期眨眼就休完了。从十八岁我离开母亲参军到新疆,十多年来我第一次这么长时间地陪伴母亲。母子团聚的日子,母亲感到由衷地欢喜,而我却感到内疚。我已过而立之年,母亲含辛茹苦地养育了我,无微不至地照顾我,她关心我的工作,懂得军人难以忠孝两全,处处替我着想。她从不让家人写信向我诉说家里的困难及她与父亲年老多病、思念儿子的心情,就连这次她病重,家人还是背着她悄悄给我发的电报。手术期间,母亲仍忘不了安慰我,极力装没事的样子不让我为她担心。

这就是我亲爱的妈妈——一个伟大的军人母亲。

【原创】手 术 中 的 母 亲(刊登在《宝鸡日报》上) - 一 - duanhaisheng67的博客
 
【原创】手 术 中 的 母 亲(刊登在《宝鸡日报》上) - 一 - duanhaisheng67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9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